熱門標簽: 催眠曲輕音樂 催眠音樂 廖閱鵬 Spa深度睡眠音樂 催眠音頻 自我催眠 催眠輕音樂 催眠 失眠 催眠曲 催眠療法 催眠視頻 催眠魔術 潛意識 催眠術 催眠故事 米爾頓·艾瑞克森 瑜伽舒眠術 催眠術教程 催眠軟件

催眠術

 催眠術入門  催眠術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被催眠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作者:中國催眠網 來源: 日期:2016-06-09 11:20:17 人氣:
當CarlaSinclair得到了一次免費體驗催眠的機會時,她決定去試試。“我想看看催眠是不是真的能夠那么神奇。我不確定會發生什么,但應該會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留著絡腮胡子的男人,拿著一個鐘擺在我面前擺動。”<pstyle…

當Carla Sinclair得到了一次免費體驗催眠的機會時,她決定去試試。“我想看看催眠是不是真的能夠那么神奇。我不確定會發生什么,但應該會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留著絡腮胡子的男人,拿著一個鐘擺在我面前擺動。”

(以下是作者的Carla Sinclair的體驗視角。)

最近福克斯家庭娛樂寄給我(Carla Sinclair,下同)一部電影的DVD,是Danny Boyle導演的《昏睡》(Trance)。這部電影講了一個失憶的偷畫賊,利用催眠回憶起自己藏畫地點。除了電影碟片以外,福克斯公司還提供給我一次免費體驗催眠的機會。地點是在Tarzana,CA的一個催眠動機研究所(Hypnosis Motivation Institute),《昏睡》的主演Rosario Dawson為了更好地理解自己的角色也曾在這里體驗過。我對催眠并不是很了解。在此之前我惟一一次被催眠,是在20世紀80年代的時候,那會兒我還只有十幾歲。那次催眠是在洛杉磯日落大道的一個舞臺秀上,由當時還不出名的“臀部催眠大師”Pat Collins催眠。她從觀眾席選出了我們幾個人帶到舞臺上,然后讓我們排隊坐在椅子上,用她那帶有催眠術的聲音影響我們的潛意識。當時我表現得像一個不愿意與其他志愿者分享玩具的三歲小孩子,也不再對舞臺感到恐懼,我完全按照Pat Collins說的那樣做了,同時自己還在想“我不可能真的被催眠了,我的思考還是很理性。”

因此當我得到這次機會時,我馬上決定去試試。我想看看催眠是不是真的能夠那么神奇。我不確定會發生什么,但應該會有一個穿著白大褂、留著絡腮胡子的男人,拿著一個鐘擺在我面前擺動。

和我想的不一樣,我在會客室看到的是一個嬌小的、友好的催眠師,她叫Michele Guzy,她把我帶到了她的辦公室。在催眠之前,我輕笑著告訴她我曾參與過Pat Collins的舞臺秀。她意識到了我對催眠的懷疑,但她并沒有對此作出回應,反而說那個舞臺秀很有意思,而且這些舞臺秀是真實的。事實上,她也曾經是一個舞臺催眠師。接著她解釋說目前有四種類型的催眠:

1、環境催眠——處于一種高度聽話的恍惚狀態——像是一種由過度刺激引發的狀態,這種過度刺激可以是戀愛或者堵車。

2、舞臺催眠——娛樂大眾為導向的表演式催眠。

3、他人催眠——由催眠師治療師采用的催眠

4、自我催眠——利用在催眠治療師辦公室學到的(觸發詞、入門訓練……)在家里進行自我催眠。

當然,這次我要體驗的是他人催眠。在開始之前,我要進行暗示性測試,之后才會被催眠。我感覺自己聽到“測試”和“被催眠”這兩個詞的時候,壓力驟然變大,但Guzy(催眠師)說壓力反而有助于催眠。“催眠是一種處于焦慮和壓力下的狀態。它是一種過度刺激。”Guzy說一個人壓力越大,他就越容易被催眠,她能夠在幾秒中內催眠一個極度緊張的人。

但是在《昏睡》里面,偷畫賊(由James McAvoy飾演)就沒有先進行測試。他的催眠治療師(Rosario飾演)只說了幾句話,就把偷畫賊催眠了,讓他想起了他偷畫的那一天所有的細節。就像知道了我心里是怎么想的,Guzy解釋說電影簡化了他人催眠的過程,理由也很充分。“我們不能在電視或者電影上放催眠過程,不然(看電視或電影的)人們就會被催眠。”她說這種事情曾經發生過。

在開始測試之前,她要知道我想達到的效果是什么——我是想要回歸本位狀態還是想要回憶起一些事情?(Guzy曾有個客戶想要找到她放在家里某處的5000美元。)還是我想克服某種恐懼?又或者是要戒除藥引?

我告訴她,我想擺脫困擾了我多年的失眠。她問我是否失眠是因為難以入睡,我說不是,我失眠是因為每天早上3點就自己醒了,就像是在身體里裝了發條。然后在我睡回籠覺之前,要掙扎好幾個小時才能入睡。

“失眠是后天習得的行為,”她說,“而催眠療法是應對行為的。”今天她將通過第一次打開我的心扉,來接近我的潛意識。“我要打開那扇通往這個房間的門,來接近你的潛意識。”一旦她接近了我的潛意識,她就會改變我腦海里對于三點鐘的印象,她不會說“噢,現在是三點鐘了,起床時間到了!”她會說:“噢,現在三點鐘了,是時候睡得再沉一些了。”并且她會給我設下暗示——一個關鍵詞,我說了以后能夠幫助我再次快速入睡。

“你的關鍵詞想要什么?”她問。

這倒把我難住了。我只是想要個正確的詞。在冥想的時候,我把木瓜當成關鍵圖,但“木瓜”這個詞并不像是能讓我入睡的詞。木瓜實在是明亮又活潑。“呃……”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但Guzy只有一個小時能和我呆在一起,她說關鍵詞可以是一個很簡單的詞。最終,我脫口而出“calm”,那會兒真希望自己一天以前就想好要什么關鍵詞了。

在花了25分鐘討論催眠療法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起作用的(對于我這樣的初學者來說,這一切都很有趣!)以后,終于到了要催眠的時間了。

暗示性測試

這個測試事實上相當簡單。Guzy讓我把手臂向前伸直,然后讓我閉上眼睛。一旦我能夠在腦海中想象我現在的動作,就點個頭。在此過程中是不允許說話的。我點頭之后,她告訴我,我左手提著一個很重的東西,而我的右手就像羽毛一樣輕盈。我感覺到我的右手浮上來了,而我的左手就要沉到地板上了。與此同時,我的理智清楚地知道如果我想要停,隨時都可以。她的話沒有控制我。好吧,那是因為我還沒有被催眠,我心里想道。

“現在睜開你的眼睛,看著你的雙手,”她繼續引導。我看到我想要看的——我的雙臂像剪刀一樣往兩個不同的方向延伸。然后她讓我閉上雙眼,然后自己再重復一遍之前的動作。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的雙臂并沒有像第一次那樣分開。通過這個簡單的測試,她告訴我目前我的行為是被右腦所支配的,意味著我更求實。她將要給我字面上的命令。

誘導

在測試的下個部分,她問了我一串問題,我回答的時候點頭或者搖頭。問題有:曾有人告訴我我睡覺的時候要行走或者交談嗎?(搖頭。)我曾在夢里動不了然后驚醒嗎?(搖頭。)我小時候能夠向人們表達我的感覺?(點頭。)我曾向陌生人說過“hi”嗎?(點頭。)我想過接下來要說什么嗎?(搖頭,但我當時應該點頭的。)

我不知道我的答案對她來說意味著什么。我的眼睛依舊閉著,她在一旁描述說我已經被催眠了,我的身體正在經歷生理上的變化,在我發生生理變化之前她會注意到的。但當我發現了這些變化的時候,我應該點頭。

她告訴我我的呼吸會變得沉重。(點頭。)她讓我在我的手和前臂變得越來越輕、慢慢向上移動的時候,把我的手肘壓在桌子上。現在我正把自己的手朝著臉移動,同時我的臉也向手那邊移動(按照她的建議),就像我的手掌和前額之間有磁力吸引一樣。“它們接觸到的那一刻,我們將會進入深度睡眠,”她說,同時她扳著她的手指。當我的手掌接觸到了我的臉,她告訴我我已經達到了“被暗示的巔峰”——一種思想和身體都極容易被暗示的狀態。“現在保持這種狀態。讓我們睡的沉一點(響指!)。甚至再沉一點(響指!)。無論何時,只要我說沉睡你的身體就會放松(響指!)。你的手一直在你的臉上(響指!)并且當我嘗試將其分開的時候,你的手和臉無法分開(響指!)。”

Guzy拽我的手臂,但我將手和前額牢牢地抵在一起。Guzy說我在腦袋里想一些事情是很正常的,不用管這些。但說實話,在這會兒我真沒有別的想法。我很久沒有想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腦袋里面很輕松,只是一味地接受她的指揮。我以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注意力來聽她的聲音。

催眠療法

當我進入催眠狀態時,她領著我躺到躺椅上。這正是我設想的,絡腮胡子的男人從口袋拿出懷表,然后把它放在我眼前晃,告訴我我正慢慢入睡。但后來Guzy在電話里跟我說,用懷表是電視劇里面的把戲。這背后的原理是給眼睛制造壓力,最后讓眼睛疲勞。Guzy說鐘擺很容易讓人分心,她更愿意用靜止的物體。因此她讓我盯著天花板上的光,同時告訴我我的眼皮正變得沉重。

“清醒的頭腦仍然聽著指令,而此時潛意識正在集中注意力,”她說,“當你盯著光的時候,你的視力正在變得模糊,你開始眨眼。”她從5數到0,而我的眼皮確實越來越沉重,然后我開始不停地眨眼,直到它們像鉛門一樣關上了。

在這種極度放松的狀態下,她讓我想象“calm”這個詞。“在你的腦海里看著它,C-A-L-M。像咒語一樣看待它,你的身體是calm……”她讓我放松身體的每一部分,用calm造每個她知道的句子。“將這種calm能量像拿毯子一樣拿起來,從你的腳開始……你將在早上神清氣爽地醒來。”她每強調一次就要打一次響指。“早上3點鐘來臨的時候,你誰睡得更沉……”

她讓我舉起我的手臂。這樣做會讓我的左腦放松。然后她讓我把手臂放到椅子上的時候,從10數到1。接下來我有一陣失眠,但這種鍛煉幫助我模模糊糊地入睡了。她讓我多多像這樣鍛煉,不久后我終于能夠比以前更放松了。


清醒

“1-2-3-4-5,現在睜開眼睛,清醒過來。”Guzy說的時候,把我從催眠的狀態里面喚醒了。“只要你哪天覺得壓力過大,就可以先把自己催眠,然后1-2-3-4-5,清醒過來。記得先用右手做準備活動,這會讓你的左腦集中注意力。”

就在Guzy要結束這場催眠的時候,我的眼睛開始不聽使喚。她的聲音能夠安撫我,我一點也不想離開這個舒服的地方,然后我開始想象自己是一只打瞌睡的貓。Guzy注意到了這種現象,“你又要進入催眠狀態了。”她說。她解釋說,我們所做的暗示給了她的聲音一種引導的能量,除了她別人都不能引發這種狀態。我并不認為自己對她的聲音做出了反應,但她突然又堅定地開始數數了。“1-2-3-4-5,睜開眼睛,清醒過來。1-2-3-4-5,清醒過來。握拳,1-2-3-4-5,清醒過來!”我很不情愿地聽了。當然我聽了。

一周以后,我每天早上都覺得神清氣爽,但那是在我失眠三天以后補覺才有的感覺。在催眠以后的前兩晚,我確實睡得很好,但第三天的晚上我又在半夜醒了。于是我開始放Guzy的錄音,那確實有作用。但第四晚,就算是錄音也不能幫助我入睡了。第5、6、7晚我的睡眠甚至還不如以前,一整晚都清醒地躺在床上。催眠會不會有反效果呢?我要去Guzy那里消除催眠影響嗎?還是我需要第二次催眠?

平心而論,她說有些人一次催眠就能得到想要的效果,但其他人可能需要10次——我可能還要做9次催眠。在《昏睡》里面,偷畫賊在想起藏畫地點之前也做了很多次催眠。而且,Guzy讓我做的鍛煉我都沒做。最終,我明白我在她的辦公室是真的得到放松了。如果她讓我睡的話,我分分鐘都能入睡。

[桃子 via boingboing]

催眠

讀后記:科學是什么?科學是對未知的探索和為未知的開放態度。我們經常拿著科學的名義愚昧自己。即如,我們尋找敵人,最終成為敵人本身。如何面對科學和未知,如何更好的認識敵人,認識自己,不僅僅是想通此點,更多的是合適的方法、良好的心態、持續的努力。

注:也順道推薦大家有時間看一下最近的一部電影《催眠大師》,中國懸疑片做到這個程度真的不錯了。同時要注意催眠術是有可能被用于犯罪的!任何一種技術都是一把雙刃劍,歷史上確實也出現過催眠犯罪的案例,如著名的“海德堡事件”,所以不要輕易找不熟悉的催眠師進行催眠,進行催眠之前最好對催眠師進行一個調查了解,既有利于對催眠師產生信任更好地進入催眠狀態,也是一種自我保護。其實,任何一種催眠狀態在平常生活中都出現過,如在睡覺即將清醒或快睡著的時候,突然身體無法動彈,出現‘鬼壓床’的現象,就是一種催眠狀態;人在某個極度的悲傷或恐懼情緒狀態下,眼前突然浮現某個人,就是一種正性幻覺;又如某小美女穿著超短裙去玩,回到家發現青一塊,紫一塊,什么時候碰的都不知道,這就是一種催眠麻醉狀態;有時候時候拿著鑰匙找鑰匙,拿著電話找手機,或某個東西明明就在桌子上就是找不到,看不見,這就是催眠狀態下的一種負性幻覺;所以說催眠一點兒也不神奇。

標簽:催眠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暫無任何評論
熱門欄目: 催眠 | 催眠音樂 | 催眠術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國催眠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ICP備案號:冀ICP備11005884號-3
魔法王者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