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 催眠曲輕音樂 廖閱鵬 催眠音樂 Spa深度睡眠音樂 催眠音頻 自我催眠 催眠視頻 催眠輕音樂 催眠療法 催眠曲 催眠故事 催眠 失眠 潛意識 催眠魔術 催眠術 米爾頓·艾瑞克森 自我催眠術 催眠術教程 瑜伽舒眠術

催眠術

 催眠術入門  催眠術教程  催眠技巧  催眠故事大全

催眠治療:米爾頓語言模式

作者:中國催眠網 來源: 日期:2019-02-14 19:12:21 人氣:
心理導讀:當你將指令嵌入于句子里時,你可以令人更不知不覺地輕松傳達,讓這位聽者不會意識到你已經下了指令。以上的訊息對聽者的影響會比較溫和,總比你單獨下達這樣的指令“放松”、“覺得比較舒服”好得多。除了…
心理導讀:當你將指令嵌入于句子里時,你可以令人更不知不覺地輕松傳達,讓這位聽者不會意識到你已經下了指令。以上的訊息對聽者的影響會比較溫和,總比你單獨下達這樣的指令“放松”、“覺得比較舒服”好得多。   
 
  除了反問后設模式外,米爾頓模式還包含很多其他重要的語言模式。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假設前提的使用。


一、假設前提

  
要去辨別一個句子的哪里是假設的,但不容置疑的方法,就是將句子變成否定的,然后再找出哪些是真的。最簡單的假設前提是“存在”。例如在“杰克吃食物”這個句子里已經假設了“杰克”和“食物”是存在的。如果你讓這個句子變成為否定,你說“沒有,杰克沒有吃食物。”事實是杰克和食物還是存在的。但沒有被疑問到。

  
假設前提是語言模式最具威力的,尤其是被那些假設自己沒有疑問的人使用之時。一般原則是給這個人很多選擇,但所有的選擇都符合你先假設好的反應。

  
具體假設前提的例子,特別適用于以下的催眠工作。附錄的模式I有一份完整假設前提的清單。


1、時間的附錄字句:

  
這種字句都是以下列這樣的詞為開頭的。例如之前(before)、之后(after)、在……期間(during)、當(as)、自從(since)、優先(prior)、當(when)、正值(while)等等。


“當你進入入神狀態時,你真的想坐下來嗎?”這句話讓人將注意力引導到是否要坐下來,而且還假設她會進入深入狀態。


“在你完成這項計劃前,我想和你討論點東西。”這句話假設了你將會完成這項計劃。


2、數字順序:

  
像另一個(another)、首先(first)、第二(second)、第三(third)等等,都是在暗示順序。


“你可以猜猜看你身體的哪一側會先開始放松。”這句話假設了身體的兩側都會放松,唯一的問題是哪一邊先而已。

3、“或”的使用,“或”這個字是用來假設,在很多的選項里,至少有一個會發生。


“我不知道你的右手還是左手會不知不覺地舉起來。”這句話假設你的其中一只手會舉起來;唯一的問題是我到底知不知道舉起來的會是哪一只。

“你會在洗澡前還是洗澡后刷牙?”這句話假設了你會洗澡還有刷牙;唯一的問題是順序的先后。


4、意識感官用詞(Awareness  Predicates):


像知道(know)、察覺(aware)、體會(realize)、注意(notice)等等這類的字眼,可以用來假設其余的例子。唯一的問題是這個聽者是否意識到了你強調的重點。


“你有沒有體會到你的潛意識已經開始在學習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過去的生活中已有數次進入入神狀態?”


5、副詞和形容詞:

  
這類詞匯可以在一個句子的主要句子里做假設。

“你對你那發展中的入神狀態好奇嗎?”這句話假設體正在進入入神狀態;唯一的問題是你好奇與否。

“你進入了深層入神狀態嗎?”這句話假設你是在入神狀態;唯一的問題是你是不是處于深層入神狀態,如此而已。


“你有多容易開始放松?”這句話假設你可以放松;唯一的問題是容易的程度。


6、時間動詞和副詞的變化:

  
開始(begin)、結束(end)、停止(stop)、開始(start)、繼續(continue)、進行(proceed)、已經(already)、尚(yet)、還是(still)、再(anymore)等詞匯。


“你可以繼續放松。”這句話假設你過去曾對催眠感興趣。

“你還是對催眠有興趣嗎?”這句話假設你過去曾對催眠感興趣。


7、評論性形容詞及副詞:

  
幸運地(fortunately)、好運地(luckily)、無辜地(innocently)、快樂地(happily)、必需的(necessarily)等詞。


“很幸運地,沒有必要去知道一些你要的細節,來幫助你得到它。”這句話假設一切事物都沒問題。

  
在同一個句子里堆積很多種類的假設問題,會讓這個句子讀起來特別有威力。你的假設愈多,聽者想要解開這個句子或問任何一種假設就愈困難。上面所列的一些句子里,就包含了很多種類的假設前提,而這些句子也會比較有威力。下面的句子就是將很多假設前提疊在一起的例子。


“而且我不知道你需要多久時間才能了解你的潛意識已經學了多少東西,因為在你舒服地繼續放松的過程之前知道是不重要的,你也要讓你的其他部分去學習一些可利用而且會讓你快樂的東西。”

  


二、間接引出模式

  
下一組米爾頓模式特別適用于不必明顯地要求,就能得到間接的具體反應。


“你可以開始放松。”

“我不知道你需多久時間才能覺得比較舒服。”

  
當你將指令嵌入于句子里時,你可以令人更不知不覺地輕松傳達,讓這位聽者不會意識到你已經下了指令。以上的訊息對聽者的影響會比較溫和,總比你單獨下達這樣的指令“放松”、“覺得比較舒服”好得多。


1、類比式標記:

  
使用類比式標記時,若加上嵌入式的命令會更具效力。類比式標記是指你用一些非動詞性的類比性質,將指令從句子中分離出來。你可以利用提高音量在指令前后停頓語氣、改變音調、打個手勢或揚起眉毛等方式來表達。你可以用任何對方認得出來的舉動來表明指令,并得到對方特別的注意。對方并不需要意識到他注意了你的特別動作;事實上,當他接收了你的舉動所傳達的訊息,卻并不自覺時,他將更是全神貫注。


2、嵌入式的問句:

  
問句就像命令一樣,可以嵌入在較大的句子結構中。

“我有興趣知道你想從催眠中得到什么?”

“我正在想你會喜歡喝什么樣的飲料。”

  
一般來說,人們會回答第一句嵌入式的問句:“你要從催眠中得到什么?”而不會想到這個問句沒有直接提出來。聽者不會拒絕回答這類的問句,因為這問題附帶在與說話者的好奇心有關的陳述里,因此可以產生一種溫婉且優雅的方式去獲得資訊。


3、否定式命令:

  
當命令是用否定的語氣下達時,其正面的意義是建立在聽者的反應上。例如,如果人家說:“不要考慮粉紅圓點的花樣”,你就必須想到粉紅圓花樣,以便了解該句話的意義。否定語句并不存在于視覺、聽覺及感覺原生經驗里;否定語句能用于次生的經驗:例如語言及數學之類的記號表象。

  
否定命令可以有效地用在表示確實想要發生的事上,而且要在陳述的前面加上“不”這個字。


“我不要你感到太舒服。”

“不要在練習否定命令時,感到很有趣。”

  
通常聽者會因為體會什么是舒服的感覺而有反應,或者是把否定命令的有趣練習當作是了解句子的方式。


4、會話式假設(Conversational  Postulates):

  
是/否問句就是會話式假設,典型作法是誘導出反應,而不是字面上的問答。例如,如果你在街上趨前問人:“你知道時間嗎?”人家就不會說“是”或“否”,她會告訴你現在是幾點。

  
如果你問人家的是:“你知道今天晚上的電視演什么?”很可能他告訴你的就是今晚的節目,而不是“是”或“否”。

  
進行會話式假設前,你要先想想你要是什么樣的反應。比如說你要某人關門好了。

  
第二步要做的事,就至少檢查一下你是否真的要那個人關門。換言之,就是要檢視什么是你假設前提的目標。在這情況中,前提為(a)這個人可以去關門(b)門是開的。

  
第三步是將其中一個假設前提轉成是/否問句:“你能不能去關門?”、“這扇門是開的嗎?”現在你不需要直接去問問題,就能得到你要的反應。


5、含糊性(Ambiguity):

  
當一個句子、片語或字詞蘊涵著超過一種以上的可能含義時,就產生了含糊性。含糊性是一種重要的工具,可能導致一點輕微的誤解及方向迷惑,這有利于變動的心理狀態。平常的交談中,交代清楚的陳述有很高的評價。在催眠狀態下,相反的反而是真的。任何一點含糊性可能就讓聽者在內心里用不只一種方法來處理一個訊息。這需要當事人能主動參與開發訊息蘊涵的意義,這就增加了發現對他合適的意義的可能性。還有,可能會有一個或更多的意義將存留在他的潛意識。在這個附錄中,前述的四種模式(名詞化、非特定的動詞、非特定的參考索引及刪減),都具有增加訊息里頭含糊性的功能。

  
(1)同音的含糊(Phonological  ambiguity)

  
聽起來相似但字義不同的字詞,會產生同音的含糊。這些詞包括:right(右)/write(寫)/rite(儀式)、I(我)eye(眼睛)、insecurity(不安全)/in  security(安全狀態)、red(紅)/read(讀)、there(那里)/their(他們的)/theyre(他們是)、weight(重量)/wait(等待)、knows(知道)/nose(鼻子)、here(這里)/hear(聽到)等。

  
下列詞匯同樣有兩種意義,雖然它們聽起來都相似,而且拼法也一樣:left(左、離去)、duck(鴨、低頭閃避)、down(下、軟毛)、light(光、輕柔的)。

  
在一些句子中可以發現其他同音含糊的例子,例如:可能用在主動詞的“Lift  your  arm”(舉起你的手),或是用在標準動詞的“give  me  a  lift”(助我一臂之力)。其他類似例子有push(推)、pull(拉)、point(點)、touch(碰)、rest(其余的)、nodl(點頭)、move(移動)、talk(說話)、hand(手)、feel(感覺)。

  
具有同音含糊性的字詞可以推理來點明,并且與其他字眼組合成另一個不同的訊息,例如“我(“I”不知道你對“入神”一詞的了解也多貼近(close)現在(now)通用的含義。”這里所點出的訊息可以被聽成“eye  close  now”(現在閉上眼睛)。

  
(2)造句法的含糊(Syntactic  ambiguity)

  
造句上含糊的典型例子是“正在催眠中的催眠師可是要具備技巧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可以是催眠師施催眠術需要高度技巧,也可以是要讓催眠師入神需要技巧。

  
下面的句子有類似的形式“They  were  milking  cows”(“他們在擠牛奶”或“它們是乳牛”)。代名詞“他(它)們”可以指人或者牛。

  
這類型的含糊性是基于將一個動詞加上進行式形式,置于一個名詞之前,這種加上-ing的動詞可以當作形容詞或是動詞使用。

  
(3)范圍的含糊(Scope  ambiguity)
 
尺度的含糊性發生在應用形容詞、動詞或副詞的程度的大小不清楚時。


“我們將和這些迷人的男士們和女士們去”,可以說成“我們將和迷人的男士們和女士們去”(也許女士們并不算迷人),或是“和我們去的男士及女士們都是很迷人的。”


“我不知道你將多快就了解到你正舒服地坐在這,傾聽著我的聲音。而且你將很快地進入深層入神狀態,快得一如你的內在潛意識所需。”這并不清楚“了解”這動詞是否意味著了解整句內容所指的,還是在“而且”之前的那部分。如果“了解”意指全句,其假設前提就是用在“了解”一詞之后的都在內。

  
(4)連結的含糊(Punctuation ambiguity)

  
在兩個共同一個詞的句子中,將其句尾及句首放在一起用可產生這類含糊性。“Your coat looks like it is made of goose down deeply into trance.”(你的外套看起來是用被深深催眠的鵝的毛做的)。這里的“down”這個是前面那句“Your coat looks like it is made of goose down”(你的外套看起來是用鵝毛做的)的句尾,也是氣候所接的“down deeply into trance”的字首。“Thats right now youre already begun to relax.”(就是現在,你已經開始放松。)


“Im speaking clearly to make sure that you can hear you are in the process of hypnosis.”(在催眠過程中,我正清楚的說話以確定你能聽見)“How are you able to go into a deep trance?”(你是如何進入深度入神狀態的呢?)




三、隱喻的模型

  
最后一組范例有如使用其他類型的催眠一般,在使用隱喻式交談時特別有用。其他許多模式是在令人深刻的敘說故事中用得到,然而下面;兩則通常認為是屬于米爾頓模式的一部分。

  
(一)屬性限制的違論(Selectional Restriction Violations):

  
這里指的是:某些事物或人的性質歸屬已經被定義成不可能具有那些性質。例如,如果我談到一塊非常傷心的石頭或一個懷孕的男人,我就是違背了它們屬性的限制。因為石頭不會有感覺上的經驗,而男人也不會懷孕。聽眾必須去發掘該敘述的弦外之音。如果我談論的是一顆傷心的石頭所擁有的經驗,以及造成的改變,聽眾可能會跳出我的陳述而聯想應用到他自己的身上。“石頭是不會悲傷的,所以指的是我”,這不是一種自動產生以解所聽聞的方式。、

  
(二)引用語:

  
這類模式牽涉到對別人說話時,引用了某段陳述,就好像在報道某人在某時某地說了什么話一樣。

  
引用語可以用在傳達任何無附帶責任的訊息上,因此你明顯的談論了某人曾說過的話,你的聽者將因該訊息而有反應,但不會自覺地去辨別他所反應的,或是對這訊息負有責任。、

  
你可以對人討論米爾頓·艾瑞克森的病人,說他真的想學習催眠,他聽米爾頓·艾瑞克森講述催眠,并思考他所理解的。然后米爾頓.艾瑞克森轉向他,并強調:“你并不真的了解,除非你完全按部就班他對每一部分做練習。”

本文網址:
下一篇:沒有資料
暫無任何評論
熱門欄目: 催眠 | 催眠音樂 | 催眠術 | 催眠曲 | 自我催眠
Copyright © 2012 中國催眠網 版權所有 工信部ICP備案號:冀ICP備11005884號-3
魔法王者游戏